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死亡迷恋的终结】(04)【作者:kaykaw】
【死亡迷恋的终结】(04)【作者:kaykaw】
字数:74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死亡迷恋的终结】(4。夕雾篇)

  坐在化妆枱前的夕雾欣赏着自己美丽的脸孔,长长的黑发配上瓜子的脸型,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挺直的鼻子,还有那微笑着的红唇,标緻外表和AV界中的神仙姐姐古川いおり简直一模一样,有人说她是四小花中最美,而唯一的缺憾是那苍白得不太健康的肤色,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以说是一种令人怜爱的另类病态美,所以她有一个特别外号叫「病柳残花」。

  「我的乖女,你是我们家族中最美的。」一个中年女子出现在夕雾的背后,她的样貌轮廓竟有几分像夕雾。

  夕雾回头欢欣着说:「妈妈你来了?」

  「可惜你和你的姐姐夕霞跟我的命运一样患了家族遗传绝症,与其进入魔道万劫不复,倒不如……死了算了!」中年女子表情突变并掏出匕首插进夕雾的肚子里。

  「妈妈……你……???」夕雾惊呼一声然后便醒了过来,原来刚才祇是一场恶梦,夕雾因为太累了所以在休息室内睡着了。

  此时门外传来拍门声音,原来是这里的舞台助理小炳过来通知:「夕雾小姐,你要的死刑道具准备好了,是时候出场了。」

  「行了,穿好衣服我便出来。」夕雾敷衍着说,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妹妹,你真的不要命了?」在化装台旁的平板电脑竟然发出女声,而且画面显示出夕雾的脸部特写,不过正确来说她不是夕雾,原来夕雾将已死的孖生姐姐夕霞所有资料输入了人工智能电脑令她可以以另一种形态存在世上。

  「你也知道我已是子宫颈癌的末期,已经无药可救了。」夕雾通过语音系统和电脑内的夕霞沟通。

  「既然如此,试试电疗化疗或许有帮助。」夕霞关心地说。

  「没用的,你不是也试过电疗化疗?结果还不是在痛苦中死去。」夕雾唏嘘着说。

  「……」夕雾的绝望说话令夕霞无言以对。

  「这些可恶的癌细胞既然要我的命,我也要它们灰飞烟灭不留世上,但是我不想死后甚么也没有,我要像我的好姐妹般留下令人永远难忘的死亡美态,不过急冻、蜡封、真空包装并不能永久保存屍体,肉身始终有自然腐败的一天,所以我选择了将整个身体烧毁让金属代替我留存万世,哈……」夕雾悽然苦笑。
  「你是说将自己活生生铸成铜像?这构思的确惊世骇俗,那么铜像的姿势是坐着还是站着?」这奇怪的构思竟挑起了夕霞的好奇心。

  李雯在电震马鞍上的骑姿、欧云诗在真空胶袋内的蜷伏姿、母其薏雅在金属刑椅上的坐姿都已经被夕雾一一考虑过,不过最令她难忘的是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下表演裸体逃脱术时的分腿倒吊姿势……

  两年前,在游乐场表演逃脱术还算正派的女魔术师夕雾为了筹募姐姐夕霞的医药开支,毅然加入了混合色情与惊险於一身的地下表演场,这一夜便是她在这里的处女演出,充当刽子手的是由东瀛远道而来的一刀流武士服部千军,这服部千军为了体验真正的杀人感觉好让自己成为顶级武士扬威武术界,竟然暗中贿赂节目经理由他当上客串嘉宾名正言顺斩杀表演者,事后当作表演失败意外死亡而不需负上刑事责任,假如在东瀛发生同类杀人事件无论如何属严重罪行可被判绞刑,服部千军看中这地方法律宽松所以才来这里祭刀。

  舞台上竖立着六、七条人腿般粗由竹蓆卷曲而成的立柱,祇见服部千军挥舞着村正妖刀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它们逐一劈断,这村正妖刀果然名不虚传锋利无比,如果是劈在人体之上真是不堪设想。

  此时赤裸的夕雾由后台慢慢步出,由於是初次在公众场所身体被人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有点尴尬,苍白的脸上竟泛起阵阵粉红色的红霞,薄有名气的夕雾也不用多介绍,她要表演的是她的拿手好戏「拘束衣逃脱术」。

  杏色的拘束衣是由神经病院送过来的,它是由帆布所制可以令疯子动弹不得冷静下来,而这拘束衣便是夕雾今次的表演道具,只见她将两手分别穿进没有袖口的衣袖,身后的助手便将拘束衣后多条皮带逐一紧紧扣上,衣摆下方两条垂下的皮带穿过两腿之间再扣在拘束衣后对应位置,然后手臂交叉在胸前,衣袖尾部的皮带被拉至身后再扣上,就是这样夕雾的上半身便被完全拘束起来。

  如果是简单的站着表演对观众来说便不够刺激了,所以助手将夕雾两只脚踝分别用蔴绳缚着,绳子尾部穿过舞台顶部左右两端小滑轮再向下由两名大汉用力拉紧,这样夕雾便两腿分开慢慢倒吊起来直至头部离地约一呎才停下来,服部千军走到夕雾后方位置举起妖刀做了几个准备劈下的姿势,傻子也看得出他想将倒转了的夕雾由胯下直劈而下,但原定计划是将夕雾用拘束衣拘束起来后,双腿合上倒吊在一条燃烧中的蔴绳之下进行逃脱表演,这是夕雾在游乐场里大家都喜欢看的皇牌节目,但现在的她双腿被拉至大大张开连内里肉唇也露了出来,而且被这村正妖刀劈中肯定死无全屍,这可大大违反了夕雾当初的意愿,正想开口提出反对,一颗红色封口球便被助手戴上令她祇能含糊地发出声音。

  为了增加表演的娱乐性,一些辅助性玩具会用在夕雾的身上,拘束衣胸前的两条垂直拉链被拉下露出两个雪白饱满的乳房,两粒粉红色震蛋便用胶布直接贴在乳头进行震蘯刺激,另一方面,一个黑色葫芦状的肛门塞硬塞进夕雾的菊洞紧紧压着括约肌不上不落,没有外力帮助单凭本身力量是难以将它排出体外,而前面在两条皮带之间的另一个肉洞则被一支涂上春药的走珠式按摩棒深深插入,通过透明的棒身可以看到内里的圆珠在快速滚动着,露在肉洞外的棒柄发出幻彩闪灯,助手按下棒柄上的暗掣,那是控制计时器的开关,三分钟之后按摩棒便会发出警号提示服部千军下刀的位置。

  服部千军用白布蒙上眼睛举起妖刀等待警号的发出,他要以心眼感受人体肌肉被妖刀劈入一刻的各种微妙反应,在东瀛刀法好的武士有不少,但只有杀过人的才能称得上武士中的武士,另一方面服部千军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当意外发生后可以狡辩是因为看不到眼前东西所以误判当时情况将表演者斩成两份。

  乳头和阴道的刺激为夕雾带来阵阵快感,而按摩棒上的春药渗入黏膜后产生痕痒难奈的感觉渴望着男性阳具的侵入,性经验尚浅的夕雾开始感到迷失自我,身体无意识的在半空摆动企图摆脱身上的性玩具,长发就像舞者的水发在空中摇曵不定,喉中发出低沉的叫春声,没有焦点的目光就如没有生命的洋娃娃那空洞的眼睛,停不了的口涎从封口球的小孔像白丝般流了出来滴在地上,看来夕雾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险境之中。

  玩过不少艺妓的服部千军听到这种如泣似笑的声音知道这个夕雾正在发情了,那么就让她在快乐中死去也算是一件好事。

  幸好过了一半时间,旁边的助手作出提示:「夕雾小姐,还剩下一分三十秒,动作要快些否则来不及啊!」

  就是这几句话惊醒了进入忘我境界的夕雾,自从妈妈去世后便承接了照顾患上癌症姐姐夕霞的责任,夕霞可以说是她在世上的唯一亲人,所以夕雾为了夕霞首先必须保存自己的生命,於是强忍身上快感使出她的逃脱真功夫。

  曾受训练并且天生软骨头的夕雾轻易地将交叉的双手举过了头令两臂垂直下来,这动作看似简单但对跟着下来的逃脱程序十分重要,毕竟屈曲的手臂根本难以活动,就是这样,衣袖中左手抓着右衣袖令里面的右手可以慢慢缩回拘束衣之内,不久一只手掌出现在拘束衣背后接近腰部皮带之间,祇见它以纯熟的手势解开胯下两条皮带的扣子,夕雾深深呼了一口气令肚皮收缩了一点,整套拘束衣便顺利退下跌落地上。

  「三……」在旁助手宣布着倒时,还有三秒时间但双腿拘束还未解脱,倒吊的身体还在服部千军的斩杀范围之内,看来今次是赔上性命的失败结局。

  「二……一!」按摩棒的警号响起,服部千军以耳代目双手握着妖刀向着发声之处全力劈下,他这一刀会否将夕雾从中间分为左右两边呢?

  在这生死存亡一刻,夕雾祇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活下去,也不知从那里来的气力,祇见她娇喝一声弯腰向上,两掌快速向中间合上刚好夹着将按摩棒棒柄劈开的村正妖刀,而刀锋之下一吋位置便是夕雾的胯下禁地,真的好险好险啊!(註:其实刀锋虽然锋利,但刀身两面却是平滑所以很容易用双掌接住,不信?可以随便看看那些有关日本任侠、剑客的电影。)

  蒙上眼的服部千军祇感到自己的刀像被铁钳钳着不能寸进,於是解开白布一看,惊觉神兵利器加上自己的雷霆一击竟被一位弱质女流硬生生接住了,身为一刀流武士的他颜面何存?於是愤然将妖刀当场折断从此绝迹於东瀛武术界,据说弃武从商的服部千军在商界一帆风顺,最后更富甲一方。

  「妹妹,你在想甚么?」夕雾被电脑中的夕霞从回忆中唤醒过来。

  「没甚么,姐姐,今次我会选择倒吊的姿势来作最后的表演,不过为了保存不败的传奇,让观众相信我在表演之后仍然生存,所以还需要姐姐的协助。」
  地下表演场表面上和平时没有分别但内里却充满一股愁云惨雾的气氛,三位女魔术师一位接一位的惨死令这里其他女魔术师不敢继续参加表演纷纷离开这不祥之地,另一方面,工作人员已收到解僱通知,完成了今晚的节目后必须立刻离开,因为新老闆面具男爵决定放弃这地下表演场,而今晚便是最后的一场表演。
  今晚的舞台可以用热烘烘来形容,因为现场更像一所炼钢工厂,中央放置着烧得火红的熔炉,炉内是摄氏千多度的液体铜汁,火光和热力将整个舞台甚至整个录影厂房变得如同地狱。

  这时地下表演场最后一场表演的女主角夕雾出场了,但是她并不是正常地用双腿步行出来而是给工作人员像货物般推出来,此时的夕雾身在一个可以推动的巨型竖立方框之中,她的脚踝分别被铐镣锁上再用铁链挂在方框上方的左右两角,这样她便两腿大大张开身体倒吊在空中,而为了方便这次演出夕雾更将她心爱的一头长发剪成短发,赤裸的身上用上红色的棉绳造成多个菱形形状的龟甲缚,而多出来的棉绳则将夕雾两只手腕紧紧反缚在背后,雪白得没有血色的肌肤和红绳成了强烈的对比,由於血液下流关系,苍白的脸上渐渐泛起阵阵桃红。

  镜头慢慢移至夕雾那倒转了脸孔并作出大特写,祇见她面带笑容说:「谢谢各位收看我的魔术表演,将人变成狮子老虎的魔术相信大家看过很多次,但今次将活人铸成铜像却是魔术界首创,我保証一定令大家看得热血沸腾、目瞪口呆。」
  说至这里便停了一停,然后咬了一下下唇说:「这里的工作人员他们是我的好助手也是我的好拍档,多次死里逃生的成功表演也是靠他们从旁协助,为了答谢他们,我决定让他们在我口中一人来一次爱的一发,你们都过来吧!」

  在场的十多位工作人员都呆住了,因为他们事前不知道这大胆的要求,不过这既然是夕雾的要求,大家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甚至连这里的守门看更、道具工、清洁工也混进这群工作人员中等待夕雾的口交服务。

  「小炳,我知道你喜欢我,你先来吧。」夕雾对这个刚入社会工作在这里实习的小炳幽幽地说。

  「夕雾小姐,我真的可以在你的口中发射吗?」小柄竟然临阵还说这种蠢话。
  「别多说,你看不见他们在等吗?」夕雾催促着小炳,小炳往后一看原来那群工作人员已排好队并且一起怒视着他,既然如此,小炳也不多说直接拉下拉链拔出那早已充血的肉棒,看不岀少少年纪却如此粗长令夕雾大感意外,由於夕雾现在是头下脚上倒吊着,口部位置便刚好对正对方胯下,所以小炳可以轻松将龟头放入夕雾的嘴里,然后是感到像灵蛇般舌头在龟头上磨擦着产生阵阵酥麻快感,这感觉令他的肉棒更强大而且向上弯起,小炳渐渐不能被这种酥麻快感所满足,兽性战胜人性的他要寻找更深入的刺激,竟不理对方的死活将肉棒深深捅进她的喉咙狠狠抽插起来,夕雾颈喉竟现出小炳那上上下下活动着的肉棒轮廓,虽然努力作出配合但无奈小炳粗鲁的动作产生窒息开始咳嗽起来,幸好这时小炳终於忍无可忍喷射爆发,肉棒拔出一刻小炳的精液混和夕雾的口涎流下地上,也不让夕雾有休息时间,小炳被人推开让后面的人一个跟一个继续享受夕雾的口交服务。
  站在远处看在眼里的面具男爵笑着说:「好一个夕雾,临死前还要玩集体口交,好!你要死我偏偏不让你死,区区癌症末期罢了,祇要加入我们魔界成为半魔之人便可以永生不死,啊!她的口技好像不错,我也要试一试。」面具男爵说罢便化身成工作人员并混在队尾。

  被十多位工作人员发泄过后,夕雾不祇嘴巴沾满男人白浊的精液,其中几个更向她来个颜射令她满面都是,由於双手缚在背后不能自行清理,现在的夕雾就如一位刚被强暴蹂躏的美女那样可怜无助。

  终於轮到排在队尾的面具男爵了,他并不介意夕雾现在那肮髒的嘴巴,但是却深明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的道理,祇见他拿出一个大码口环套在夕雾上下门齿之间,口环左右的皮带紧紧扣在她的脑后令嘴巴大大张开不能合上,其实一般口环已足够使用为何用上这个有点夸张的加大口环?但当面具男爵拔出肉棒后大家才明白了,它比小炳的更长更粗两倍以上,这简直是达到牛马畜牲的级数,夕雾被吓得不住摇头希望对方放过自己,但面具男爵看到如此美色当前又怎会轻易放弃,於是按着她的脑袋穿过口环长驱直入,通过口腔直插喉咙深处,颈喉位置一下子肿涨起来看来面具男爵的肉棒已逼满夕雾的食道没有一丝空隙,巨大异物侵入的难受感觉产生了呕吐反应但食道被封根本无法吐出令夕雾更加难受,而痛苦的眼泪由眼角慢慢渗出来。

  「动啊!吸啜啊!干吗不吸啜啊?」面具男爵呼喝着,但夕雾的舌头被压着又能怎样吸啜?

  没趣的面具男爵竟然恼羞成怒说:「好!你不动那我来动吧!」双手将夕雾的脑袋按得更紧,也不理对方死活将肉棒硬生生捅进去再抽出来……捅进去再抽出来……捅进去再抽出来……,这样肉贴肉的擵擦令面具男爵产生飘飘然的快感同时因充血关系变得更长,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肉棒前的龟头竟变得更尖更硬并且像电钻般旋转起来,挡在前面无论是肌肉、器官或骨头皆被一一摧毁,先是胃部跟着是腹部、子宫最后穿过阴道,一条沾满鲜血的肉棒竟从夕雾的肉洞口钻出来,被这样贯穿身体看来是没有生存的可能了。

  「夕雾小姐,你醒一醒啊!」小炳轻拍夕雾的脸庞,原来刚才因为窒息令她产生短暂性休克,那么以上的都是夕雾的幻觉。

  「我……我没事,你们继续吧。」回复清醒的夕雾没有忘记继续为工作人员服务,於是他们又一个跟一个轮着将肉棒放进夕雾的口里。

  站在远处看着一切的面具男爵点头讚道:「果然敬业乐业,不错不错!」然后又伤感地说:「唉……世人总以为来自魔界的便不是好东西,其实基本上我也是一个好人也不想赶尽杀绝,既然铜像代替了你,你也不需死在这里成为地缚灵守护这里了。」面具男爵说罢便慢步向着舞台走去,他的身体竟渐渐变成透明,他要暗中进行对夕雾的救援。

  终於夕雾完成了为他们每个人服务的责任,真正的死刑表演便要开始了,两大块像石板的模具被搬出来,它们的前面都有人型的凹陷面,所不同的分别是人体的前面和背面,而模具内的形状姿势竟和现在夕雾的分腿倒吊姿势一模一样,精细程度连身上的龟甲缚也一丝不苟,这个当然,因为夕雾在前一天以自己的身体以这个拘束姿势预先制作这个模具,可以说全世界祇有她一个人适合这个模具,而当夕雾被放进模具后便再没有任何多余的空隙,比较特别的是在两腿之间位置留下一条长坑直通模具顶部边沿。

  这时镜头又回到夕雾那倒转了的俏脸上,一段时间的倒吊令她的双目变得赤红,满脸佈满滑潺潺的白浊精液,好一个夕雾虽然倦得快死但仍充满信心说:「各位,别忘了我是最好的逃脱魔术师,可以逃出任何不可能的绝境,那么,一会儿见了。」

  夕雾的遗言说完后,工作人员便将前后两块石板模具对准夕雾身体位置对合起来,方框两边的老虎钳再将模具紧紧夹实,几条铁链在外面围绕了几圈并加上挂锁以作额外的加固,这样在任何人看来藏在里面的夕雾是插翼难飞了。

  模具内的夕雾现在已置身於一片漆黑之中,身体在没有空隙的空间根本动一下也不能,而呼吸也开始困难起来,夕雾自知真正的死亡快要来临了。

  模具的正面画上了一个倒转女人的图画,工作人员拿出一支四呎多长的通心铁管垂直放在模具上方比划,铁管的下端便刚好进入图画中女人的私处,换句话说亦即是夕雾的私处。

  工作人员爬上模具顶部,将铁管通过那预设的长坑深深插进内里夕雾的肉洞之内,不能动弹的她祇有逆来顺受照单全收,工作人员看来遇到一些阻力於是拿出铁锤向铁管顶部敲下去,这样铁管下端便更进一步刺进了子宫也就是夕雾的癌症病源所在,被这突然的内部侵入令夕雾张口狂叫,但悲惨的叫声根本传不出密封模具之外,最后工作人员将一个铁漏斗安装在铁管顶部。

  第二批工作人员代上了位置,他们身上都穿上高度防火的保护衣、头罩、手套和靴子,这是因为他们将要接近那千度高温的熔炉,藏着夕雾的模具被推到舞台的中央后,工作人员立刻退离这充满热力的危险范围,熔炉被慢慢吊起并移至模具上方,所有人都等待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发生。

  终於,熔炉慢慢侧向一边将里面烧至通红发亮的液体铜汁一点一点倒向那铁漏斗之内,这高温铜汁足以将任何有机物质烧毁当然包括人体,就是这样,源源不绝的高温铜汁被灌进模具之内直至上面的铁漏斗被填满。

  工作人员等了十分钟待铜汁冷却凝固后才用铁锤敲碎模具,那些碎石、铁链和挂锁便掉满一地,藏在里面的夕雾终於可以重见天日,不过现在的她却成了一个全金属的夕雾,两腿之间更多了一条像尾巴的铁管,由於不甚美观所以工作人员立刻用剪钳将多出的东西去掉,这样便完成了一个分腿倒吊美女的完美雕像。
  「哈!我的雕像果然很美,我说过我是不会失败的,虽然这是最后一集,但请大家不要忘记我,谢谢!」夕雾竟出现在舞台的右方并且含笑挥手和家庭观众道别,太好了,原来夕雾成功逃脱出来这表演总算完满完成,但随着摄影机关掉后,夕雾的身影竟慢慢消失在空气之中,这一切原来是夕霞利用遥控系统控制3D投影器制造幻象来欺骗观众。

  平板电脑内的夕霞伤感地说:「既然夕雾死了,夕霞再没有留在世上的需要了。」说罢竟自我毁灭,平板电脑便短路烧掉了。

  表演完结后,全体工作人员就像核厂泄漏快速撤离,他们快步跳上厂房外面的旅游巴士绝尘而去,厂房外的大门和铁闸慢慢自动关上,闸上早已挂上一个「永久封闭」的警告牌,此时周围的蔓藤向厂房急速生长将整栋厂房像外衣般包围着,远看就像一个生人勿近的鬼域。

  空无一人的录影厂房竟出现了一个人影,他便是这里的最后一任老闆面具男爵,他怀中抱着的裸体美女竟然是失去知觉的夕雾,原来是面具男爵在夕雾最危急的时候把她救出来。

  「你们都给我听着,好好守护这里,任何人敢擅闯进来给我杀无赦。」面具男爵说完这话,东、南、西方便出现了李雯、欧云诗、母其薏雅的鬼魂,而北面则是夕雾的金属雕像。

  「宝贝,是时候回魔界了。」面具男爵在夕雾额上轻轻一吻然后说,此时地上突然岀现一个外围有魔法图案的黑洞,面具男爵便抱着夕雾跳了下去,跟着黑洞便慢慢消失就像一切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夕雾小姐,你要的死刑道具准备好了,是时候出场了。」这时几下的拍门声惊醒了梦中的夕雾,原来是这里的舞台助理小炳过来通知,那么之前的一切应该还未发生,看来夕雾的死刑要再来一次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